信仰和未來在自己當下一念心

  前些日子,一個先學佛教,后來又學天主教的人給我打電話,試圖要勸說我放棄佛教去學天主教。我說:“這個不可能!雖然我尊重所有的宗教信仰,感謝你的好心,你恐怕感覺到了學天主教的樂趣,想要跟我分享,但我不可能改變自己的信仰,也不愿意分享,因為我的三皈依已經告訴我了,不用說我是一個法師,所有的佛教徒都要:皈依佛,不皈依天魔外道;皈依法,不皈依外道典籍;皈依僧,不皈依外道徒眾。我要遵守這個規則,至于你的事,我不能對你苛求,但我自己要把握。”其實,所有的宗教,都會有自己不共其它的信仰標準。

  如果每一個人都能夠把握自己,那么相信人的修養、道德和信仰一定會有保障;如果連自己的信仰都不能保障,那么什么事情都不可能真正地負責任。

  所以他們探討不出什么究竟的解脫之道。甚至就以佛教而言,許許多多的佛教徒,不也活在一種茫然四顧、痛苦難堪,甚至迷信、邪知邪見之中嗎?

  肯定就是這樣的。一些佛教徒連基本的三皈依都不懂,更何談做到!不僅如此,還要強詞奪理,美其名曰:和諧!其實和諧不能沒有標準和特點!一廂情愿的事情,只能是自說自話;就像我們有的佛教徒對著動物說話:勸老虎念佛,勸狼吃素……結果和效果可想而知。就是人類自己尚難教化,只是以自己的任性而妄想,雖然會博得別人的好奇和眼球,但是常常會使人莫名其妙。這是值得我們思考的。

  記得在北京佛學院教書其間,來了一個能看點事兒的人。這個能看事兒的人吸引了我們這些不能看事兒的人,還有更多好奇的人。因為對這個能看事兒的人,我們幾乎現實中所有的人,都是好奇的;特別想要一探究竟,甚至希望他給我們看一看疾病、前途和命運。最終,我們發現一個規律:他看任何人身上都有兩條蛇,且這兩條蛇就在我們的脊梁骨兩邊,左邊一個,右邊一個。他看到任何人都是這樣的,有的人就被嚇得半死不活,有的人就因此開始做噩夢……

  還有一個人,他也能給人家看事兒,看什么呢?他去摸對方,他問:“感覺到怎么樣啊?”如果回答說:“我感覺到涼……”他就會說:“哎呀,你招蛇附體了”;如果回答說:“我感覺到熱……”他就會說:“哎呀,你招狐貍附體了。”

  現實中的人們沒有不好奇的,尤其是當自己身體不適、遭遇坎坷的時候,有人正在等待這個機會;而我們很多的佛教徒,沒有按佛法來療治自己的身心之病,還有人生不幸。雖然知道沒有,包括我們自己也曾經對這件事產生過神秘和好奇。如果沒有佛法和良知,有人就開始團伙作案,表演被附體的種種故事,比如:學毛驢子叫,像蟲子一樣在地上爬……即使真的有附體,也說明自己沒有抵抗力,任人擺布!如果說心可做魔,也可做佛,那么為什么不裝佛菩薩呢?

*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,不代表善緣通的立場。
本文由 釋旭慧俗法師 授權 善緣通 發表。轉載此文請出處及作者,保持文章完整性。
未按照規范轉載者,善緣通保留追究相應責任的權利

寺廟資訊查看所有資訊

亚洲国产在线午夜视频无